7.0

2022-09-02发布:

日产2021乱码三区有限公司来自未来 全集

精彩内容:

  1.海島奇

  已經六個月了,我剛拿到了合法身份證和社會保險卡。我居住在一個法國北
部的小城。這裏沒有大城市的喧囂,也沒有我那個時代的奢華。我不知道自己還
要在這裏呆多久。

  我不屬于二十一世紀,按這裏人的理解——我來自未來。我從來沒想過會在
這種地方生活這麽久。有時候,我害怕自己再也回不去了!

  我是一個科學家,喜歡冒險和各種運動。我的身體是經過基因改造過的,是
各方面都很完美的運動型。

  我叫凡客今年93歲了,正是年輕力壯的時候。我現在的身體狀況,相當于這
個短命人時代的25歲。我的名字沒有姓,不像這裏的這些怪人,還要給自己的名
字後加一個繁瑣的姓。據說這些姓還是他們的老祖宗傳下來的。真是可笑!

  這裏的人都認我是中國人,可是在我們那個時代,整個太陽系裏的人們都只
有組織沒有國家。我們都是一個大家庭——人類!

  在這裏我算是很富有的了,有一套叁層的小樓,還有一個小花園。我的錢按
我現在的花法應該夠花幾百年的。所以我不必要爲生活擔心。這要比我剛到這裏
時的狼狽樣兒要好得多了。

  記得六個月前,我的飛船進行了我們有史以來的第一次時空跳躍。這是我們
研究所幾百年的夢想。我很榮幸的得到了試飛的允許。我在短短的幾分锺就穿越
了十萬光年,飛出了銀河。我再根據電腦星圖飛回來的時候,也只用了二十多分
锺。

  我激動地用引力波通訊器向地球上的同事報告好消息時,我沒有得到回音。
我的飛船由于在跳躍時,生命循環保障艙出現了問題,我不能在太空久留,我需
要得到緊急修理,所以,我沒有得到地面控制的批準,就迫不及待的降落了。

  在降落時,由于著陸系統沒有得到地面的指揮和幫助。我差點撞到了另一個
飛行器。我掉進了大海裏。當我穿著宇航服爬上岸,我發現有許多人都在沙灘上
,他們幾乎沒有穿衣裳,都在沙灘上曬太陽。

  看見了我,他們都露出好奇的眼神,有人甚至還彬彬有禮的用法語問我,我
的潛水服是哪裏買的?

  我真是哭笑不得,後來我知道了,我到了二十一的世紀,這裏是法國的一個
海濱浴場。

  天哪,怎麽會是這樣,我超過了光速,怎麽在回來的時候就回到了從前?這
是我沒有想到的。

  我該怎麽回去呢?我真不想一輩子帶在這個落後的時代。

  到了這裏,我身無分文,我只帶了我隨身的小工具箱。後來我賣掉了我的小
切割刀,上面有一個金剛石的小刀鋒,我不明白這裏的人怎麽會對金剛石看得那
麽珍貴?它只不過是碳元素組成的很硬的東西罷了?

  之後的日子,我在這裏一直住著豪華飯店。後來我認識了一個叫尤金。特納
的人,他有一個朋友經營著一個小島,他說他一直在尋找一些能防空的技術措施
,因爲他的朋友總遇到到一些不速之客的飛機偷拍和騷擾,後來我就賣給了他一
項技術等離子放射。但願我的做法沒有改變曆史,可是我需要在這裏生活,需要
錢。

  等離子放射是一種向天空中大量釋放一種不可見光,這種光可以使空氣中形
成等離子雲團。這種大量聚集的帶電雲團足以使來犯的飛機失去電子儀器的導航
,如果再使其提升足夠的電壓還可以將飛機的電子裝置徹底摧毀。我想在現在這
個電子裝置沒有防護的時代,應該可以阻止任何飛機的侵害了。

  于是這筆生意順利的成交了,我就得到了這套房子和合法身份證以及社會保
險卡,還有夠我花銷的錢。

  我也是剛住進這座房子,這房子很不錯也很豪華。這曾經是尤金那個朋友在
法國度假用的。

  尤金說那個朋友還要親自當面向我感謝,我不想我在這裏的人際關系搞得很
複雜,就一口回絕了。

  後來,經他生拉硬扯我還是和尤金坐著私人小飛機飛往了那個島。在飛機上
我手裏依然拿著我的工具箱,它是我在這個時代的護身符,時刻不離我的身邊。

  飛機飛了好幾個小時。在黃昏的時候,我們的飛機在水上降落了,在保镖的
護衛下,我登上了這個島。

  這是一個火山島,看來有好近千年沒有噴發了,山上綠樹成蔭,到處都可以
看見小鳥在枝頭唱歌。

  我們進了一個高牆大院,這裏大得就像一個小型城市。

  我被安排住進了一座外圍的小樓,房間是二層的一個單人套間,這裏的環境
很不錯,房間的設備也很舒適。

  尤金告訴我,這個島叫快樂島,是一個旅遊的好地方,很多有錢人都到島上
來玩。島的主人就是他的那個朋友,他說我到了這裏就像到了家裏,什麽東西都
可以玩,島主對我的技術很欣賞也想好好的報答我。還說晚上一會兒給我送來一
個玩具,讓我好好的快活一下。

  玩具?我不能理解,成年人也需要這些嗎?

  我在屋裏呆了半個小時,有兩個警衛送來一個大箱子。我注意到這裏的警衛
都是女的,而且都很漂亮。

  「先生,請您打開慢用。」說著一個漂亮的女警衛給我了一把鑰匙。

  什麽東西這麽神秘?警衛走後,我疑惑的端詳著這個箱子。

  這個箱子有一米叁四,寬度不到一米。

  在靠近箱子上面叁分之一處上是箱子的蓋兒,上邊有一把鎖,鑰匙應該就是
我手裏的這把。

  我打開鎖,掀開箱子的蓋子。我的頭「甕——」的一聲,裏面的東西讓我震
驚。

  原來蓋子的下面是一個隔板,隔板上掏了一個大孔,孔裏向外伸出了一個雪
白的臀部。臀部露在外面的部分很多,差不多從腰部以下到膝蓋以上。大腿和腹
部被隔板緊緊的架在了一起。在上面我只看到了肛門和陰門沒有一根陰毛。

  這是什麽玩具?機器人?我們那個時代也有提供機器人性服務的。

  我謹慎的伸出手指,碰了一下那蹶起很高的鮮紅柔嫩的花瓣,那個屁股神經
質的動了一下,陰部也緊張地一伸一縮。同時箱子裏發出了一種「嗚……嗚……
」的聲音。

  沒有人說話,我想真的是機器人,沒想到這個時代,在這方面還挺先進。于
是就放開了手,撫摸著那嫩白的皮膚,那豐滿的臀部柔滑得讓我心動。

  我抓住那美麗的臀部,用舌頭舔了舔那紅色的花瓣,在我們那個時代,爲了
讓玩者更有樂趣感,花瓣裏經常會做出不同的味道。比如草莓,牛奶,巧克力…
…有的還有無糖型。

  我的舌頭舔在那個花瓣上,發覺裏面鹹鹹的,還有一些液體。無糖型!我感
到很有趣,我繼續舔著。那個白嫩嫩的臀部,在我的動作下激烈的抖動,箱子裏
的「嗚……嗚……」聲更響了,真是有趣,像真的一樣。

  忽然一股液體從花瓣裏面流了出來,我急忙擡頭一閃,白色的液體流了流到
了腿上。

  怎麽這麽逼真?難道……這是真人?

  不對呀!要是真人誰會願意這樣呆在箱子裏?而且,我也沒有聽見叫喊。

  還是打開看看吧!好奇心驅使著我。

  我有在箱子的周圍仔細的察看了一番。在箱子的外壁我找到了另一個鎖孔,
在隔板的蓋子裏又發現了鑰匙。

  我打開了箱子的外壁,我驚呆了,我看見一個赤身裸體的姑娘,她軀幹倒立
著與大腿疊在了一起,烏黑的長發一直垂到了腳面,姑娘被蒙著眼睛,嘴上也被
塞了一個東西,又被一根連在一起的皮繩勒在腦後。雙手被綁在後面,頸部和腿
被一跟皮帶綁在了一起不能動彈。雙腳上還有一副腳鐐。她就被這樣綁著,一直
筆直的蹶著屁股站在箱子裏。

  真夠受罪的!我把她從箱子裏弄了出來,我看見她嘴上塞了一個大橡膠球。
難怪她沒叫喊。

  我先解開她脖子上的皮帶,然後抱她坐在我的床上,我又松開她腦後的皮繩
,把橡膠球掏了出來,姑娘深深的吸了一口氣,接著就是劇烈的咳嗽。

  我愛惜的給她摘下眼罩,用手絹給她擦了擦嘴上的口水。

  「謝謝!」姑娘說的是漢語。

  我捧著她的頭看著她的臉,她看樣子不到72歲,哦,不!這裏的人沒有這麽
大,應該是不到20歲。是一個非常漂亮的姑娘,典型的華人美女。烏黑長長的秀
發,雪白的面頰平整的像錦緞,直直高挺的鼻梁,紅紅性感的嘴唇,一雙水靈靈
烏黑發亮的眼睛,就是目光有點呆滯。

  「你看不見東西嗎?」我關切的問道。

  「是。」姑娘點點頭,烏黑的秀發輕柔的從我的手臂上滑下。

  「你從小就看不見?」

  「不是。他們給我帶了一副不透明的隱形眼鏡。」

  哦,原來如此,我扒開姑娘的眼皮。

  把隱形眼鏡一片片的摘了出來。

  這時,她的眼睛有了神,她仔細的看著我。

  我急忙去解她身後的繩子,繩子非常複雜,從後面綁到了前面,又緊緊的勒
住了乳房,一對紅色的嬌嫩乳頭被勒得高高挺起。繩子好不容易解開了,但我發
現,她的手腕還帶著一副小巧的手铐,由于很小我沒有注意。

  我想打開手铐,我在箱子上又搜尋了半天,怎麽也找不到手上和腳上的手铐
鑰匙,現在看來我無能爲力了。

  姑娘感激的看了我一眼,「算了,沒事的!反正我習慣了。」

  「這樣呆著不難受嗎?」

  「開始有點難受,習慣了就好了。」

  「你是自願到這裏工作,還是被綁架的?」

  聽見我這麽問,姑娘的眼淚落了下來,「我是被誘騙的。」

  「誘騙?」

  「是啊!我是一個中國人,很想到國外生活,可是我去不了,後來有人說可
以用旅遊的方法偷渡,我就信了。後來一到了國外,我就發現被騙了,可是在想
回去已經不行了,我最後就被綁到了這兒。」

  「還有這種事?」我不覺有些氣憤!

  我對這個島主有了新的看法。

  「我要去找他們問個明白,看看到底是怎麽回事?」

  姑娘聽完我的話,驚奇的瞪大了眼睛。

  「你不是也到這裏來玩兒的嗎?怎麽會不知道這裏的事?」

  我沒有告訴她我的來意,只是輕輕的搖搖頭。「我不知道他們這裏的事!」

  「哦!」她點點頭,急忙又說道,「那你可千萬別問他們這裏的事,他們會
殺了你的。」

  真是個善良的姑娘,看來我進了賊窩了。

  她接著又說:「這裏叫快樂島,綁架了世界很多地方的美女作奴隸。供人到
這裏享樂。」

  我皺了皺眉,「難道就沒人管嗎?」

  「不太清楚,這裏我沒有見到有人管,整個島都是他們的人。」

  我不明白這個時代的法律,也不明白各個派別的分歧。不過毫無疑問我被卷
進來了。我痛苦的搖搖頭。

  「不要緊!」姑娘看我痛苦的表情,以爲我爲她傷心,她微微一笑道:「我
已經習慣了。我在家的時候,就一個人偷偷的玩sm遊戲,沒想到現在真的變成女
奴了。」

  「sm遊戲?」

  「對!就是主人與奴隸的遊戲。」

  哦,我點了點頭。

  「在這裏,我是奴隸。每一個人都是我的主人。」說著她轉過身,用在後面
被铐住的手輕輕的模著我的衣服,「我看得出,你是個好人,我願意當你的奴隸
,我來爲你服務。」

  在她輕柔的撫弄中,脫下了我的衣服,我被她的柔情點起了欲火,我吸吮著
她嬌嫩的乳頭,在她的柔滑的身上激烈的運動,直到把她送入了高潮。

  隨後的夜裏,女警衛把她帶走了。我真悔恨忘了問清楚她的名字,我真的很
想把她帶出牢籠,也許我可能會有機會,但現在……

  夜深了,我睡在大床上,腦子裏還想著剛才的女孩。

  忽然,一個細微的聲音傳入了我的耳朵。我的大腦裏有一個高性能生物計算
機,用來輔助大腦存儲和計算複雜數據,也用來幫助小腦控制神經和接收微弱的
信號。

  我聽見的聲音,其實在一般人來說,是根本不存在的。但我的計算機卻分析
出了,這是一個人的腳步聲。它來自陽台。

  難道島主人想暗算我?不能不防!我悄悄的起身,無聲地走到陽台的門邊。
我這時的走路,都是靠生物計算機的幫助,所以就是聽覺很靈的人也根本發覺不
了我走路的聲音。

  我陽台的門是玻璃的,裏面還蓋著一個大窗簾,所以外面根本看不見裏面,
而裏面可以從月光看見外面人的投影。

  那人還在陽台的旁邊,聽著裏面的動靜,他根本沒有發覺我的存在。

  猛然,他一閃身,飛快的推門進入,動作很快但依然無聲無息。看來他是個
練家子,一定是個搏擊高手,我很清楚自己不可能是他的對手,我不能跟他正面
交戰。

  我想都沒想,擡起一腳就蹬在門上。

  雖然隔著窗簾,但門的動作是對手沒想到的,由于力氣太大,那個人被我的
門撞得一個趔趄,從陽台扶手上翻了下去。

  這時,樓下一片大亂,巡邏的警衛細聲尖叫著,從周圍擁來。我也急忙跑到
了陽台邊,去看個究竟。

  被踹下來的人一身黑衣,摔下來時顯然沒有準備,盡管他身體很靈巧沒有摔
傷,卻也一時沒有爬起來。被趕來的女警衛用槍指著,看來不是島主的人。我這
樣想著,眼前的那人已經被警衛用手铐铐住。

  一個警衛解開她頭上的面罩,一頭長發從面罩裏灑落下來,是個女的!我沒
有想到。

  這時尤金也跑了過來,擡頭看看我關切的問:「你沒有傷著吧?」

  我微笑著擺擺手。

  他又看了一看,就點頭回去了。

  2.刺客烈女

  黑衣的女子被帶走了。留在樓下的幾個女警衛不時的偷眼看我,可沒有一個
人和我說話,不久她們就各自巡邏去了。

  我也獨自的回了房間,我一夜都沒有睡好,島主不是什麽好人,我想那個被
我踢下去的黑衣女子應該就不是壞人了。說不定我無意中又幫了那個惡棍!雖然
我還抱著一絲對島主的幻想,但我覺得我的幻想是錯誤的。

  第二天,尤金來找我問了我昨晚的事,我就一五一十的告訴了他,當然沒有
說我頭腦中計算機的事。

  他聽了點頭,「想不到你還挺機靈,一腳就制服了個女刺客」。

  我笑了笑沒有回答,忽然向尤金問:「那個女的是什麽人?」

  「她說她是來救她的妹妹。」

  「那怎麽會到我的房間裏呢?」

  「她說想找地方藏起來。後來就被你用門撞了下來。」

  「哦!那她妹妹在這裏嗎?」

  「我想是吧!不過這地方這麽大,誰知道誰是她妹妹?」

  尤金的話讓我不敢相信,我敢斷定她知道她妹妹在哪。

  「我們從她嘴裏知道她是坐小艇來的。

  後來我們根據她的口供找到了小艇。「

  我還想接著問,但被尤金打斷了,「行了!別管她了!你還是來見見我的朋
友吧!」

  我不好意思太熱衷這件事,就和他一起出門了。我們來到了島中一座最豪華
的小洋樓裏。

  穿過一個又高又大的豪華大廳,我們來到了一個會客室,他的朋友已經等在
了那裏。

  尤金介紹著:「這是我的朋友納爾遜。

  龐德。「

  回頭又轉向了納爾遜道:「這就是你要見的天才專家凡客。」

  「哦,見到你很榮幸!」納爾遜起身向我伸出了手。

  「謝謝,我也有同感!」我敷衍著我住了他的手。

  納爾遜。龐德是一個典型的北歐人,深陷的眼窩,高高的鼻子,肥大的身軀
,嘴裏還叼著一根好大得雪茄。

  納爾遜。龐德客氣的向我微笑著:「這裏還住的慣嗎?昨天的娛樂喜不喜歡
?」

  「謝謝,很好!」我想起了那個可憐的女孩,也想起了她的警告。

  「我覺得我們已經是朋友了,我們還有許多可以探討的東西,你說是嗎?」

  我苦笑了一下,「是啊,我想是的。」

  「哈哈……」聽到我的回答,他高興地笑了。繼續又道:「你可以在島上好
好的玩,我這裏什麽玩的東西都有。」

  「先生,對不起!我想我還是在法國住得比較習慣,這裏的氣候我有點不太
適應!」

  「哦?太遺憾了!不過法國的那間房子也不錯。如果你要是需要,我可以給
你配備一些這裏的娛樂。你喜歡這裏的性奴嗎?」他神秘的笑了。

  他的話音剛落。一個女警衛出現在客廳的門口:「對不起主人,那個女刺客
怎麽處理?」

  納爾遜。龐德聽了皺起了眉頭:「沒看見我在會客人嗎?這種小事也來問我


  你們把她扔進性奴營讓客人放手盡情的玩兒,你認爲她還能活多久?「

  接著又沈下了臉,「這麽打擾我的雅興!你是不是也想進入性奴營啊?」

  我看著這個陰晴不定的臉,心裏一驚。

  我不由自主地回頭看了一眼那個女警衛。

  那是一個金發的姑娘,魔鬼一樣的身材,看樣子不到24歲,典型的歐洲美人


  聽到了她老板的話,她嚇得渾身一震,慌忙跪倒:「對不起主人,請原諒衛
奴這一次吧!」

  納爾遜好像根本就沒有理會,大叫道:「來人呐!」

  這時周圍過來了兩個女警衛,「是!

  主人!「

  「把這個衛奴給我送到性奴營去!」

  「啊,慢著!」我忽然阻止了納爾遜,我不想再看著一個女人再次變成性奴
了。

  聽到了我的話,納爾遜不解地回頭看著我。

  我剛才的話只是一時興起,現在我騎虎難下了,于是腦子裏迅速思考著該怎
樣收場,我有意識的頓了頓又道:「我是說……要是閣下舍得的話,就把這個性
奴送給我吧!」

  我真不習慣這樣稱呼一個女人。

  納爾遜凝神盯著我,好一會兒,他哈哈的大笑起來,「你也喜歡調教性奴?


  我不明白他的意思,只能不好意思的點點頭。

  「哈哈……好!」接著他向門口那兩個女警衛說道:「你們給她處理一下,
現在她是凡客朋友的性奴了。」

  那個跪在地上的女警衛,不知道我是不是好意,懷疑地看著我,不過終歸不
用去性奴營了,她還是含淚露出了感激的目光。

  看著她被帶走了,我想起了行刺我的姑娘,反正一個也是要兩個也是要,終
歸是我害的她這樣,我不想她這樣因爲我而丟了性命。我股起了勇氣,又向納爾
遜討要道:「要是您認爲可以,我想再要昨天晚上的那個刺客。」

  「她?」納爾遜擡起了眼皮看著我,好像要看到我心裏去,然後說道:「她
可是野性難馴啊!我們還沒有調教好,給你會有危險的。」

  調教?真是個讓我不能接受的字眼。

  「先生,您認爲我不會調教她嗎?您認爲那些新鮮的水果不討人喜歡嗎?」
我不得不用這種語調回答他。

  「哈哈……看來凡先生還滿有品味的。

  好!我答應你!「接著又道,」我應該告訴你,你那間房子有一個地下室,
裏面有地牢。回去後你可以把她關在裏面,裏面還有你需要的調教工具。哈哈…
…祝你好運!「

  談話結束了,我本來還想要那個可憐的女性奴,可是沒有機會了。

  我在這裏就住了一天,然後就匆匆的回去了。

  在飛機上,我看見了那個女警衛,她穿著一件很薄的衣裙,身上帶著鎖鏈。

  她頸部戴著項圈,手上和腳上帶著手铐和腳鐐,被鎖鏈連在了一起,然後從
項圈伸出一個鏈頭,她的雙手被铐在前面,手裏還費力的拖著一個大皮箱。尤金
告訴我,那個刺客就在裏面,他們怕影響我的安全才這樣處理的。

  尤金開車把我送回了住所後就回去了。

  我和那個女警衛一起向樓門走去。我看這她拿著那個大箱子又戴著手铐很不
方便。

  就伸出了手,「你休息一下,我來拿吧!」

  「不行!您是主人。我怎麽能讓您幹活呢?」

  「拿來吧!你挺不方便的……」說著我一把搶過了箱子。

  這箱子還真重!看來那個女刺客也得有一百多斤。

  我打開樓門,穿過大廳大步的向客廳走去。女警衛在我身後只能一小步一小
步地走,身上的鐵鏈還嘩啦啦的響,「主人!」

  她叫著,「您不該這樣。」

  這時,一條德國黑貝的大狗從客廳裏跑了出來,它驚喜地看著我,當它看見
後面的女警衛時就警戒地跑了過去。

  「天呐!」那個女警衛看見高大得像小熊一樣的黑貝,嚇得要跑,可是腳鐐
限制了她的動作,嘩啦一聲她摔倒在地上。

  「凱盧!不要淘氣!」大狗聽見我的叫聲,就興奮得跑了回來,激動地搖著
尾巴。

  這只狗是我五個月前從街上撿來的,當時它還不大,而身上卻得了很重的病
,眼看快要死了。它的處境引起了我的同情,我覺得它和我很像,都是沒有親人
。于是我就把它帶到了飯店,通過我電腦的病理分析,我對它采取了醫治把它的
病治好了,後來我又給它的腦中植入了一個生物計算機,這是我到這裏以來第一
次做這種手術。

  看來很成功,幾個月來,它不但能聽懂我的話,還有了比其它的狗更優秀的
判斷力,它懂得思考了,也不再輕易的吼叫了,雖然它很聰明但依然很怕我,它
知道我可以很輕易的懲罰它。不過它依然很淘氣,剛才就是看著女警衛戴著鐐铐
而去嚇唬她,我很清楚它不會輕易咬人的,它怕我的懲罰。

  我同情的看著地上的女警衛,問道:「你怎麽樣?摔傷了嗎?」

  「沒有!」她搖搖頭依然驚恐得看著凱盧。

  「要不你先到二樓的客房呆會兒吧。」

  女警衛坐在地上點點頭。

  我低頭又搬起了箱子,一直把它搬到了客廳。

  凱盧一直跟著我,我怕打開箱子時凱盧會嚇著她,就把凱盧哄出了門口。

  我俯身看了看箱子,箱子很大,不過依然屬于手提箱,我在箱子的把手上找
到了鑰匙。

  我把鑰匙插入了鎖孔,用力一擰,這是箱子裏面響起「嘀——嘀——」的兩
聲,箱子就自動的打開了。

  這時好像有一個微型電機在驅動,箱子打開得很慢,我從漸漸打開的縫隙中
,看到了裏面躺著一個赤裸的東方女孩。

  她直直的躺在兩個箱壁的中間,頭頂和臀部剛好充滿了箱子內部的長度,她
的手腳都被皮帶固定在箱子內壁的兩側,隨著箱子慢慢的打開,她的雙手和兩腿
也被迫的被箱子分開,直到箱子完全打開,她的雙腿也被分開成了180 度。

  看來這個姑娘腿上的韌帶很柔軟,一般人腿部要是被分開成這種姿勢一定受
不了。她的雙腿在箱子裏被M 形的的固定著,雙手也在大腿的上邊被固定。腰部
和頸部都綁著皮帶,嘴裏戴著一個大橡膠球,眼睛戴著眼罩。身上被密密麻麻的
捆著繩子,把雪白的乳房勒的高高的。

  看這她挺立的乳頭和黑色的陰毛,還有暴露在外的陰部,我不覺得一陣沖動


  我喘了口氣,好容易平靜了情緒。

  我先幫她解開了眼罩,看了一眼她的模樣。她的眼睛很大非常的動人,筆直
清秀的鼻子,臉型也非常地好看,嘴被橡膠球撐得很大,口水已經流到了腦後。
一頭烏黑發亮的長發,錦緞般松軟的躺在腦後的箱子裏。她看上去年齡和女警衛
差不多也是24左右。不過眼睛裏卻有一種女警衛沒有的倔強。

  我看她的雙眼仍然茫然無光,我知道還有隱形眼鏡。當我掏出她的隱形眼鏡
時,我看見了一對憤怒的目光。我慌忙的放下了手,無意中碰到了她堅挺的乳頭
,她「嗚……」的叫了一聲。

  「對不起!」我手足無措道。

  她垂眼看看自己赤裸的身體和勒得發紫的乳頭,眼裏的仇恨更加強烈了。

  我這時才意識到,她被綁的胸部有多麽的痛苦,我想解開她胸前的繩子,可
是我摸索了半天也沒找到繩子頭,她在我的身下輕聲的喘息著。

  這樣我是解不開的,我松開了手。

  我想到了剪刀,我急忙跑出客廳上樓去找剪子,我翻遍了我的臥室也沒有找
到,真是奇怪,平時你不用它們時它們總是在你的身邊,可是你真的要找了卻又
找不到了。

  這時我想到了我的工具箱,啊!我真笨!怎麽沒有想到工具箱裏的那把鋒利
的刀子呢,我急忙又跑下樓,剛到客廳門口,就聽見裏面有很激烈的「嗚——嗚
——」

  聲。我進門一看,把我的鼻子都氣歪了,原來是凱盧這個淘氣的家夥,它在
用它帶鈎的大舌頭使勁的舔女刺客的陰部。

  「凱盧!滾出去!」我生氣了,我大叫著,「你要是再敢胡鬧我就狠狠的懲
罰你!」

  凱盧害怕了,喉嚨中嗚嗚的叫著,飛快的跑了。

  我跑過去看著那個女刺客,她可真夠瞧的。只是這麽一會兒工夫,她的頭發
竟然在自己激烈的甩動中變得亂蓬蓬的,頭發絲也被汗水粘在了一起。雪白的皮
膚上挂滿了汗珠,四肢由于過度緊張在突突地發抖。

  她用鼻子喘著粗氣,胸部在喘息中激烈的起伏,一對乳房也在胸部起伏中神
經質地抽動,小腹還在不時的抖動,就連陰部也是一張一合的,從裏面流出了許
多白色的液體。

  她再也無力用眼睛瞪我了。凱盧的舌頭真夠厲害的!

  我從工具箱裏拿出刀子,割斷了她身上的繩子,把她勒紅了的胸部從繩子裏
解放出來。然後我又解開她頸部的皮帶,擡起她的頭去解勒在腦後的橡膠球的皮
帶扣。

  她閉上了眼睛任我在她的身上擺弄,剛才凱盧已經讓她精疲力盡了。

  我用力的拿出橡膠球,可是那個女刺客依然張著嘴合不上了。

  「餵!」我輕輕的拍著她的臉,「你怎麽樣?能合上嘴嗎?」

  她慢慢的睜開眼,用力的活動了一下下巴,好不容易閉上了嘴。

  過了好一會兒,她又激動的瞪著我,口吃不清的用中文說道,「別給我來假
慈悲,你竟然用一只狗來羞辱我,如果我能活著出去決不放過你。」

  我本來還想給她解開手腳,但現在卻不敢了。在這個時代我沒有朋友,也沒
有人來幫助。如果沒有我的工具箱和我的宇航服,任何人都可以欺負我,雖然我
的身體很好,但也不可能是這些搏擊專家的對手。

  這時候一個黑影竄過來,女刺客一見「啊——」一聲尖叫,拼命的閉上了眼
睛,她全身的每一個神經又突突的顫抖起來。

  我回頭一看是凱盧,我想它聽到了女刺客的話,它可能生氣了。沒辦法,通
過我移植給它的生物計算機,它已經能明白好幾國的語言了「凱盧」我大叫著,
凱盧順從的坐在了我的身邊。

  「叫那該死的狗走開!」女刺客淒厲地大叫著,眼淚從眼眶裏流了出來,看
來剛才凱盧把她折騰得要死,她現在真的害怕了。

  「凱盧,出去!沒有我的話不許進來。」

  凱盧的腦袋搭了下來,垂頭地走了出去。

  女刺客睜開了淚眼,驚恐的看著凱盧。

  「別怕!沒我的允許它不咬人,它不敢!」我知道這樣勸她意義不大,她怕
的是凱盧的舌頭。但我也只能這樣說,我不想讓她難堪。

  「說吧!你還要怎麽羞辱我?」女刺客幾乎是哭叫著說道。

  「如果你答應不傷害我,我現在就可以放了你。」

  聽了我的話,女刺客驚奇的瞪著眼睛,疑惑的看著我,片刻她停止了哭泣,
恢複了剛才的倔強,冷冷道:「你怎麽會這麽大方?你不是在耍什麽詭計吧?」

  「只要你答應,就可以上叁樓我的臥室,那裏有我的衣服,我沒有女裝給你
,你只能穿我的衣服湊合湊合,我的桌子裏有錢,你想拿多少都可以。我會叫住
我的狗,讓你走出這個院子。以後的事情就看你自己了。」

  她又疑惑的看了看我。

  「怎麽樣?同意嗎?」

  她勉強的點了點頭。

  我迅速地解開她身上的皮帶,自己退到了沙發上坐下。她好不容易才從箱子
裏爬出來,那美麗的軀體在我眼前奮力地蠕動,看著她性感的身體,我害怕自己
的勃起,于是叫來了凱盧。她繞著凱盧慢慢的走到了樓上。過了很久我才聽見她
無力的腳步聲,最後是房門和院門的聲音。

  啊!我想我卸下了一個包袱,輕松的從沙發上站起。現在就是那個女警衛了。

日产2021乱码三区有限公司